Cherlice

耀厨,红色洁癖,圈名阡尘,一个立志做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报效祖国的好孩子的人

【露中】《初次见面》

一个短篇的样子,不知道会写多少嗯。

我会说从来没有大纲这种东西么

  • 非国设ooc

  • 副cp米英【大概?】

  • 又名《王耀的养老婆之旅》

最后,祝食用愉快

——————————————

这是一个清晨,那在北方的冬将军在昨晚馈赠给了这个南方小镇一个美丽的礼物。

那是一个别墅区,曙光静静地洒在白雪上,此时,这里很宁静。

宽阔的道路两侧都覆着厚厚的雪,毕竟还早,不是么?不过倒是有一栋小屋前的路干干净净,有身影从小屋旁的房子出来走进了这小屋前的小花园,不过只是伫在门口看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那是一个孩子,准确来说是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他在滚一个雪球,但或许是初次玩雪,这雪球滚大了些许,使得他费了大把的劲也没能把这相对于另一个要小上几分的雪球放上去。挣扎了足有五分钟,他感受到一股力量助他轻松地把雪球推了上去。

孩子先是舒了口气,笑着拍了拍通红的手,看了看眼前的雪人,歪了歪头,似有些不满意,不过很快那双黄棕偏淡的眼睛一亮,伸手把脖子上的米色围巾围在了两个雪球的缝隙中,接着满意地点点头,转身一把抱住了身后的男子:“Dad!为了谢谢您,我给你一个拥抱!” 

男子忍俊不禁地一笑,弯腰抱起腿上的娃娃:“王小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鬼心思,这点小事可不需要什么报酬。” 

王耀撅了撅嘴,不回答,谁知这位大人会干什么。

“好啦,孩子他爸你别闹腾孩子了,该去拜访新来的邻居了。”门口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新邻居?是右边那家从什么西来的整天叼着一朵玫瑰的人么?早知道了!” 

抱着王耀的男人点了点他的脑袋:“当然不是,刚刚搬来的,从我们上面的那个国家来的,是一对夫妻,姓布拉金斯基,不过我不指望你这小子记得,叫阿姨叔叔就行了。” 

“不辣……金丝鸡?” 

“嗯,布拉金斯基”男人觉得读音似乎有点奇怪,不过倒也没放在心上,小孩子嘛,总会有点口齿不清。 

但王耀可是挂念着——这名字可真奇怪。 

邻居家并没有多远,一到院门口,王耀便蹬着腿叫嚷着要下来。男人只得把他放下在水泥地上。 

落地的王耀连忙把有些褶皱的衣服整理了下,他可是好孩子,才不要在新邻居面前落下一个邋遢的形象,要像一个嗯,什么士来着,反正要像对门的那个绿眼睛的外国小孩说的那样就对了。 

王妈妈先上前去摁响了门铃,王耀觉得这门铃声很好听,不过还没听几秒,就被开门声打断了,他抬头看去,谁知并没有像平常一样看到对方的脸,他只得把头再仰了仰,才看见那个新邻居的脸。 

新邻居的眼睛颜色真好看,他这样想,很漂亮的紫色,嗯,和妈妈的一样好看,比隔壁那位一直拿着玫瑰的好看多了。 

不过他可没忘记正事,王耀挥了挥短短的爪子说到:“不辣……金丝鸡先生,您好” 

“呃,你好”这位有着漂亮紫眼睛的新邻居似乎有些惊异于眼前这位孩子的问候,愣了一下。 

“小孩子见到新邻居有点激动,抱歉似乎吓到您了。”站在王耀身后的王爸爸拍了拍王耀的头。 

“哦,并没有,”那位新邻居笑了笑,弯下腰摸了摸王耀的头 “只是,来到中/国后,很少见到这么热情的孩子了。”高大的男人起身向后退了一步,本来扶着墙的手向着院子。“你们是这里的住户吧,请进来吧。” 

“那么,打扰了。”王妈妈微笑了一下,拉着王耀的手走进了院子,王爸爸紧随其后。 

似乎是刚搬来的缘故,别墅门前的积雪还没来得及清扫,四处还堆放着一些纸箱子。不过有处却格外干净,甚至放着遮阳伞,靠椅与小小的桌子,靠椅上躺着一位白金色长发的女人。 

那位应该就是这家的夫人了吧,王耀这么想着,她真漂亮。

那位夫人正在似乎正在闭目养神,刚刚关好门的外国男人先走到自己妻子的身边轻声用王耀听不懂的语言说了什么,那个外国女人便坐了起来,然后友好地朝他们笑笑, 

“你们好,新邻居” 她的中文似乎说得不那么流利,不过这并不影响她浑身上下的温柔。 

王耀看到身边的母亲向前走了一步,伸出手说: “您好,布拉金斯卡娅夫人。”

王耀感受到风的流动,他看到父亲走到那位外国男人的身旁,与那位新邻居握了握手,并似乎在交谈什么。他听不到这属于大人之间的谈话,不过他也不想了解。 

“好久不见” 接着王耀似乎听见了一声轻柔的女声这样说到,他能确信,那是那位温雅的夫人发出的。 

“是的,好久不见” 接着,王耀听到了母亲的轻叹。 

他有些迷茫了。 

然后,他感受到手上有股拉力——他被拉到了那位夫人的身旁。

王耀抬头,望着眼前优雅的妇人。 

“噢,这就是那个小可爱么”布拉金斯卡娅夫人这么说到,她笑得似乎很开心,“他看起来真不错。” 

“当然如此,”王夫人拉了拉王耀的手,“来来,叫干妈。” 

“啊?”王耀眨了眨眼,即使心中有些疑惑,不过还是乖乖低了头:“干妈好!”

声音可谓是清脆明朗,干净利落。 

“呀,真乖。”那位夫人微微弯了腰,伸手摸了摸王耀的头,然后咯咯地笑,

“你是叫王耀对吧?” 

“诶,是……的”

“那叫你阿耀行么”

“当然没问题!”

 那位夫人似乎更开心了,她看了看王耀,接着低头用手轻轻抚了抚小腹的位置,又是轻轻启唇,不过这次可谓是语出惊人,

“阿耀,干妈给你一个小妹妹当老婆好不?” 

“诶?”“阿娅你别闹,万一生出来是个男孩咋办?”

倒是没等王耀应声,一直微笑着站在一旁的王夫人就出了声。

“诶?说着玩的啦,再说男孩子肯定结不了婚的啦,燕子可别那么紧张~”布拉金斯卡娅夫人抬头笑了笑。

王夫人倒也是为自己的反应过激而一把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被小说荼毒太深。

“好啦好啦,燕子我不开玩笑了,”布拉金斯卡娅夫人的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意,“好久不见,来叙叙旧吧。”

“也是,”王夫人随意搬了个椅子坐着,“孩子还小,也不懂。”

“嗯哼,”布拉金斯卡娅夫人止了止笑,伸手把白色塑料桌上的一盘点心递给王耀,“阿耀,吃点点心吧,阿姨和你妈妈聊聊天好不?”

“好。”自然是好的,谁会说不好,被忽略了些许时间的王耀伸出手接了点心便坐到一旁生蘑菇去了。

不过在爬上椅子时偷偷看了眼那位夫人刚刚抚摸了的地方。

谁说小孩子不懂,老婆不就是爸爸眼中的妈妈么,他可是记住了,以后一定要娶那位如今还没出生的小女孩当老婆。

王耀伸手把点心放在嘴里。

——真好吃!

——————————————————————

那年,王耀两岁,伊万……似乎只是个胚胎?

 

TBC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