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lice

耀厨,红色洁癖,圈名阡尘,一个立志做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报效祖国的好孩子的人

【露中】曲终人散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有##奇怪的脑洞#

来自歌曲《曲终人散》,应该算是老歌了吧,画面感很强,听着听着就想写点什么

————————————————————————
空了的玻璃瓶,在红色的圆桌上,东倒西歪。那耀眼的颜色上,有着几片暗红,散发着浓郁的酒香。

他的手,堪堪握住一个还有半瓶酒的玻璃瓶,透明的液体在瓶中晃荡。

身着盛装的人都离他甚远,似乎是被玻璃瓶在灯光下的反光闪了眼,又似乎是他的身上有个隔离罩,罩里,只有他,与他所钟爱的伏特加。

他趴在桌子上,他看到了他的最爱的人,他看到了那个男子娟秀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个切工完美的钻石戒指。那个戒指是那个有着一双绿眸的男子在刚才递给他的,而不是他。

他抬起头,看着人群,摇摇晃晃地站起,腿却一软,跌回了椅子上。高浓度的酒精已经将他的神经麻醉,无法聚焦的眼 似乎只能看的远处的人,在偷偷指着他笑。

——是在嘲笑吧,呵。
——人缘可真不好

他勉强地勾起了唇角,却在冰凉的液体流进嘴里时,猛地垂了下去。他本就没有朋友,以前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不会有。

所以……没人会可怜他呢。

透明的液体沾染在了他的领口,他烦躁地拉了拉领带,仰头,又是一口辛辣入肚。

他突然想起,刚刚他的爱人接过那个男子递来的戒指时脸上复杂的笑容,或许只有他注意到了吧,那双琥珀色的眼中的,一抹担忧。

那本来应该是他给他的承诺,但是他如今,却只能隐身在这热闹的人群之中,独饮辛辣苦涩。

他想站起来装作正常地上去跟他道声祝贺,却数次跌倒在椅子上。

他捂着昏沉的头,看着手中的玻璃瓶,轻轻地笑。

或许只有他,只有他爱着的那个人,才知道,他今天多喝了几杯酒吧,别人都会以为他跟平常一样吧。

他无法抬头去看那站在浅笑倩兮的女子旁,那人如其名般耀眼的男子,是不愿,也是不敢,即使那双水雾弥漫的眼中,有的只是破碎的色块。

他能感受到,那个正谈笑风生的男子,在人们注意不到的暗地里,回了许多次的头。

是担心?或许吧,毕竟他是那么温和的一个人。

——即使,他已经是他的前男友了。

他蓦地站起,迈开腿,向大门走去。即使摇摇晃晃仿佛在下一刻就会摔倒,但他强忍着这头脑中的晕眩之感。

——他要逃离这里,他不想看到这满目的红

——他终于知道了曲终人散的寂寞,那种只有伤心之人才有的,近乎绝望的情绪

——他怕他会抑制不住心中奔腾的情感

——他怕他……会懦弱地流泪

脚下的步子虚浮得紧,他无力保持平衡。他听见了细微的风声,本就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他怎会听不出——但是他不想躲。

——或许若让鲜血为这红毯增上几分色,那个人,就会一直记得他了吧。

后脑剧烈的疼痛随着风声的停止渐渐蔓延至全身,接着他听到了他从前的小男友那清润的声音。


“伊万布拉金斯基!给老子过来敬酒!”

“万尼亚好痛QLQ,要小耀亲亲才过去”

“yoooooooooo~”

·系统提示·你的好友【中二熊】已下线








“王耀先生。”

明亮的白色空间中,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在弥漫。

身着白色大褂的男人低垂着眼帘,手中,是黑白分明的打印纸。

“根据检查,您的伴侣,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虽然已并无大碍,但他的大脑严重受损,或许无法醒来了,除非产生奇迹……请节哀。”

“没事,”红衣的东方男子温和地看向躺在病床上的东斯拉夫男人,他的眉头在刚才还是皱着的,现在,嘴角却有了一丝上升的弧度——或许是梦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会等着他,直到永远。”

男子附身轻轻吻在那双闭着的眸子上,脑中突然想起那日他的爱人说的那个成语。

——亲爱的万尼亚,我们永远不会有曲终人散的那天,不可能会有,我也不允许它发生。

————————————————end——————————

我本来是想写糖的,真的!相信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到最后就成这样了!真的!

苯宝宝不接受治疗!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