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lice

耀厨,红色洁癖,圈名阡尘,一个立志做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报效祖国的好孩子的人

【露中】《初次见面》

一个短篇的样子,不知道会写多少嗯。

我会说从来没有大纲这种东西么

  • 非国设ooc

  • 副cp米英【大概?】

  • 又名《王耀的养老婆之旅》

最后,祝食用愉快

——————————————

这是一个清晨,那在北方的冬将军在昨晚馈赠给了这个南方小镇一个美丽的礼物。

那是一个别墅区,曙光静静地洒在白雪上,此时,这里很宁静。

宽阔的道路两侧都覆着厚厚的雪,毕竟还早,不是么?不过倒是有一栋小屋前的路干干净净,有身影从小屋旁的房子出来走进了这小屋前的小花园,不过只是伫在门口看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那是一个孩子,准确来说是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他在滚一个雪球,但或许是初次玩雪,这雪球滚大了些许,使得他费了大把的劲也没能把这相对于另一个要小上几分的雪球放上去。挣扎了足有五分钟,他感受到一股力量助他轻松地把雪球推了上去。

孩子先是舒了口气,笑着拍了拍通红的手,看了看眼前的雪人,歪了歪头,似有些不满意,不过很快那双黄棕偏淡的眼睛一亮,伸手把脖子上的米色围巾围在了两个雪球的缝隙中,接着满意地点点头,转身一把抱住了身后的男子:“Dad!为了谢谢您,我给你一个拥抱!” 

男子忍俊不禁地一笑,弯腰抱起腿上的娃娃:“王小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鬼心思,这点小事可不需要什么报酬。” 

王耀撅了撅嘴,不回答,谁知这位大人会干什么。

“好啦,孩子他爸你别闹腾孩子了,该去拜访新来的邻居了。”门口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新邻居?是右边那家从什么西来的整天叼着一朵玫瑰的人么?早知道了!” 

抱着王耀的男人点了点他的脑袋:“当然不是,刚刚搬来的,从我们上面的那个国家来的,是一对夫妻,姓布拉金斯基,不过我不指望你这小子记得,叫阿姨叔叔就行了。” 

“不辣……金丝鸡?” 

“嗯,布拉金斯基”男人觉得读音似乎有点奇怪,不过倒也没放在心上,小孩子嘛,总会有点口齿不清。 

但王耀可是挂念着——这名字可真奇怪。 

邻居家并没有多远,一到院门口,王耀便蹬着腿叫嚷着要下来。男人只得把他放下在水泥地上。 

落地的王耀连忙把有些褶皱的衣服整理了下,他可是好孩子,才不要在新邻居面前落下一个邋遢的形象,要像一个嗯,什么士来着,反正要像对门的那个绿眼睛的外国小孩说的那样就对了。 

王妈妈先上前去摁响了门铃,王耀觉得这门铃声很好听,不过还没听几秒,就被开门声打断了,他抬头看去,谁知并没有像平常一样看到对方的脸,他只得把头再仰了仰,才看见那个新邻居的脸。 

新邻居的眼睛颜色真好看,他这样想,很漂亮的紫色,嗯,和妈妈的一样好看,比隔壁那位一直拿着玫瑰的好看多了。 

不过他可没忘记正事,王耀挥了挥短短的爪子说到:“不辣……金丝鸡先生,您好” 

“呃,你好”这位有着漂亮紫眼睛的新邻居似乎有些惊异于眼前这位孩子的问候,愣了一下。 

“小孩子见到新邻居有点激动,抱歉似乎吓到您了。”站在王耀身后的王爸爸拍了拍王耀的头。 

“哦,并没有,”那位新邻居笑了笑,弯下腰摸了摸王耀的头 “只是,来到中/国后,很少见到这么热情的孩子了。”高大的男人起身向后退了一步,本来扶着墙的手向着院子。“你们是这里的住户吧,请进来吧。” 

“那么,打扰了。”王妈妈微笑了一下,拉着王耀的手走进了院子,王爸爸紧随其后。 

似乎是刚搬来的缘故,别墅门前的积雪还没来得及清扫,四处还堆放着一些纸箱子。不过有处却格外干净,甚至放着遮阳伞,靠椅与小小的桌子,靠椅上躺着一位白金色长发的女人。 

那位应该就是这家的夫人了吧,王耀这么想着,她真漂亮。

那位夫人正在似乎正在闭目养神,刚刚关好门的外国男人先走到自己妻子的身边轻声用王耀听不懂的语言说了什么,那个外国女人便坐了起来,然后友好地朝他们笑笑, 

“你们好,新邻居” 她的中文似乎说得不那么流利,不过这并不影响她浑身上下的温柔。 

王耀看到身边的母亲向前走了一步,伸出手说: “您好,布拉金斯卡娅夫人。”

王耀感受到风的流动,他看到父亲走到那位外国男人的身旁,与那位新邻居握了握手,并似乎在交谈什么。他听不到这属于大人之间的谈话,不过他也不想了解。 

“好久不见” 接着王耀似乎听见了一声轻柔的女声这样说到,他能确信,那是那位温雅的夫人发出的。 

“是的,好久不见” 接着,王耀听到了母亲的轻叹。 

他有些迷茫了。 

然后,他感受到手上有股拉力——他被拉到了那位夫人的身旁。

王耀抬头,望着眼前优雅的妇人。 

“噢,这就是那个小可爱么”布拉金斯卡娅夫人这么说到,她笑得似乎很开心,“他看起来真不错。” 

“当然如此,”王夫人拉了拉王耀的手,“来来,叫干妈。” 

“啊?”王耀眨了眨眼,即使心中有些疑惑,不过还是乖乖低了头:“干妈好!”

声音可谓是清脆明朗,干净利落。 

“呀,真乖。”那位夫人微微弯了腰,伸手摸了摸王耀的头,然后咯咯地笑,

“你是叫王耀对吧?” 

“诶,是……的”

“那叫你阿耀行么”

“当然没问题!”

 那位夫人似乎更开心了,她看了看王耀,接着低头用手轻轻抚了抚小腹的位置,又是轻轻启唇,不过这次可谓是语出惊人,

“阿耀,干妈给你一个小妹妹当老婆好不?” 

“诶?”“阿娅你别闹,万一生出来是个男孩咋办?”

倒是没等王耀应声,一直微笑着站在一旁的王夫人就出了声。

“诶?说着玩的啦,再说男孩子肯定结不了婚的啦,燕子可别那么紧张~”布拉金斯卡娅夫人抬头笑了笑。

王夫人倒也是为自己的反应过激而一把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被小说荼毒太深。

“好啦好啦,燕子我不开玩笑了,”布拉金斯卡娅夫人的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意,“好久不见,来叙叙旧吧。”

“也是,”王夫人随意搬了个椅子坐着,“孩子还小,也不懂。”

“嗯哼,”布拉金斯卡娅夫人止了止笑,伸手把白色塑料桌上的一盘点心递给王耀,“阿耀,吃点点心吧,阿姨和你妈妈聊聊天好不?”

“好。”自然是好的,谁会说不好,被忽略了些许时间的王耀伸出手接了点心便坐到一旁生蘑菇去了。

不过在爬上椅子时偷偷看了眼那位夫人刚刚抚摸了的地方。

谁说小孩子不懂,老婆不就是爸爸眼中的妈妈么,他可是记住了,以后一定要娶那位如今还没出生的小女孩当老婆。

王耀伸手把点心放在嘴里。

——真好吃!

——————————————————————

那年,王耀两岁,伊万……似乎只是个胚胎?

 

TBC     


来我们众乐乐一下

噢,因垂死听,年龄可不是什么借口。

瓶声吾邪:

众乐乐。


Akamiu__:



hahaha~~所谓...脑残粉??




不不不,这只是脑残了吧(笑cry)




Rukine:







喵阿槿:







大家好,第一次这么正式的挂人有些紧张:)

  






如果看完截图还需要解释的话,后面会说我为啥挂这个精神病。

  






首先,我昨儿收到了一条很正常的私信,之后qq上的对话也很正常:

  







  






然后,画风就开始不对劲了,这种对话我只在营销账号里见过(不相关的名字糊掉):

  








嗯,那我们来看看她是怎么管微微要我Q号的:

  







  








发现儿媳妇的名字我忘糊了,不过她和这事儿没关系,不要紧。

  






这个聊天记录我昨天看到就炸了,然而如果不是我问,微微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打算告诉我:

  







  






  







  






我战友战斗力实在太渣了,你们这么软妹可怎么让人省心

  






好了拉回来,我们继续看傻逼:

  








昨儿气得我抓心挠肺骂完街后,就把她删了,但忘了删手机上的,于是今儿起来看到一条不灵不灵的新签名:

  







  








OK,现在我来说说挂她的理由:

  







  






1. 我家妹子人好心软,我可不是,昨儿那个聊天记录我越看越生气。你看我们写的同人,管你要钱了吗,没给钱你有什么资格瞎哔哔,觉得写手好欺负吗?你他妈是网络监管部门的吗?不是就不能给你这个脸,让你产生普天之下皆你妈的错觉。

  







  






2. 是的,你没再来找茬儿,最后那只是个签名,是我自己不小心看到的,你也没有点名是谁。但我看你自己都傻逼成这样儿了还有闲心管别人,有点儿替你愁得慌,“才初三”,以后的路还长,有病得趁早治。

  







  






3. 也是最重要的,借知名不具大亲友的一句话:

  






我本来很犹豫要不要挂的,但看到这句话,我觉得这种大人物我不能私藏。寒假刚结束,大开学的,大家心情多少都难免低落,所以赶紧共享一下。

  






 @一日江陵 反正你也是个小号,咱不怕!大号上的生活继续!

  







  






最后我想说一下,被她反复点名的那三位写手我糊了。我一半觉得这个事情和你们无关,但另一半又觉得这个发展实在傻逼到超出了我的认知和理解范畴,难免有些阴谋论。

  






不知情的,你也不会知道被糊的ID是你,如果这样还知道,那我就直说了。几位都是lof上写字的,人气也都不低,虽然我不混圈,但我也不想跟任何一位大大撕破脸然后成焦点。所以如果想合作,直接来跟我说,没必要找个炮灰在中间牵线搭桥,就算找,拜托也找个智商过10的好吗。

  







  






好了就这样,我回被窝了,大家拜拜XD

  







  






卧槽我要补一下,微微简直不问就不说,真是愁死我。

  






  







  






 @一日江陵 你要是有种出来,管你背后有没有人是哪个大大,我他妈撕你到海枯石烂。

 






【露中】曲终人散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有##奇怪的脑洞#

来自歌曲《曲终人散》,应该算是老歌了吧,画面感很强,听着听着就想写点什么

————————————————————————
空了的玻璃瓶,在红色的圆桌上,东倒西歪。那耀眼的颜色上,有着几片暗红,散发着浓郁的酒香。

他的手,堪堪握住一个还有半瓶酒的玻璃瓶,透明的液体在瓶中晃荡。

身着盛装的人都离他甚远,似乎是被玻璃瓶在灯光下的反光闪了眼,又似乎是他的身上有个隔离罩,罩里,只有他,与他所钟爱的伏特加。

他趴在桌子上,他看到了他的最爱的人,他看到了那个男子娟秀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个切工完美的钻石戒指。那个戒指是那个有着一双绿眸的男子在刚才递给他的,而不是他。

他抬起头,看着人群,摇摇晃晃地站起,腿却一软,跌回了椅子上。高浓度的酒精已经将他的神经麻醉,无法聚焦的眼 似乎只能看的远处的人,在偷偷指着他笑。

——是在嘲笑吧,呵。
——人缘可真不好

他勉强地勾起了唇角,却在冰凉的液体流进嘴里时,猛地垂了下去。他本就没有朋友,以前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不会有。

所以……没人会可怜他呢。

透明的液体沾染在了他的领口,他烦躁地拉了拉领带,仰头,又是一口辛辣入肚。

他突然想起,刚刚他的爱人接过那个男子递来的戒指时脸上复杂的笑容,或许只有他注意到了吧,那双琥珀色的眼中的,一抹担忧。

那本来应该是他给他的承诺,但是他如今,却只能隐身在这热闹的人群之中,独饮辛辣苦涩。

他想站起来装作正常地上去跟他道声祝贺,却数次跌倒在椅子上。

他捂着昏沉的头,看着手中的玻璃瓶,轻轻地笑。

或许只有他,只有他爱着的那个人,才知道,他今天多喝了几杯酒吧,别人都会以为他跟平常一样吧。

他无法抬头去看那站在浅笑倩兮的女子旁,那人如其名般耀眼的男子,是不愿,也是不敢,即使那双水雾弥漫的眼中,有的只是破碎的色块。

他能感受到,那个正谈笑风生的男子,在人们注意不到的暗地里,回了许多次的头。

是担心?或许吧,毕竟他是那么温和的一个人。

——即使,他已经是他的前男友了。

他蓦地站起,迈开腿,向大门走去。即使摇摇晃晃仿佛在下一刻就会摔倒,但他强忍着这头脑中的晕眩之感。

——他要逃离这里,他不想看到这满目的红

——他终于知道了曲终人散的寂寞,那种只有伤心之人才有的,近乎绝望的情绪

——他怕他会抑制不住心中奔腾的情感

——他怕他……会懦弱地流泪

脚下的步子虚浮得紧,他无力保持平衡。他听见了细微的风声,本就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他怎会听不出——但是他不想躲。

——或许若让鲜血为这红毯增上几分色,那个人,就会一直记得他了吧。

后脑剧烈的疼痛随着风声的停止渐渐蔓延至全身,接着他听到了他从前的小男友那清润的声音。


“伊万布拉金斯基!给老子过来敬酒!”

“万尼亚好痛QLQ,要小耀亲亲才过去”

“yoooooooooo~”

·系统提示·你的好友【中二熊】已下线








“王耀先生。”

明亮的白色空间中,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在弥漫。

身着白色大褂的男人低垂着眼帘,手中,是黑白分明的打印纸。

“根据检查,您的伴侣,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虽然已并无大碍,但他的大脑严重受损,或许无法醒来了,除非产生奇迹……请节哀。”

“没事,”红衣的东方男子温和地看向躺在病床上的东斯拉夫男人,他的眉头在刚才还是皱着的,现在,嘴角却有了一丝上升的弧度——或许是梦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会等着他,直到永远。”

男子附身轻轻吻在那双闭着的眸子上,脑中突然想起那日他的爱人说的那个成语。

——亲爱的万尼亚,我们永远不会有曲终人散的那天,不可能会有,我也不允许它发生。

————————————————end——————————

我本来是想写糖的,真的!相信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到最后就成这样了!真的!

苯宝宝不接受治疗!

【露中】《茶》

( •̀∀•́ )这里阡尘,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请谅解

●虽然题目是茶但真的不是好茶啦
●人物有些ooc【大概?】
●副cp不造啦XD【就是辣么任性】
●HE肯定哒
●不会虐【←实际上是你不会写虐吧】
●接下来才是重点(・ิϖ・ิ)っ原创人物第一人称,笑看红色夫夫秀恩爱啦啦(๑•ั็ω•็ั๑)其实很严肃啦,是国拟哒
●第三人称也是会有的
●少主口癖很少出现
●以上,OK?(๑•̀ㅂ•́)و✧
—————————————————————————————

※打脸有益身心健康✔※
   
我想我要一直颓废下去了,或许喝几瓶酒也是极好的,寒假里看着窗外的寒风凌冽时,我心里如是想到。——不过开罐器找不到。

旷了两节课了,真不是好学生该做的啧啧,卧室还像狗窝一样已经不想整理了,作业一字未动,或许又要像暑假一样交一本空白的本子上去了,右手的箱子上放着上次去漫展买的画册和明信片,哦,还有纪念小礼盒,反正没什么重要的,虽然花了很多钱但是没有自己本命真的好心痛。

每天就看看贴吧逛逛B站玩玩mc做做黑暗料理就好了。奋斗什么的,噢,想想就心好累。

嗯就这么过了一个星期,终于在周一被媳妇叫出去然后被发现完全大变样生活才发生了改变。

媳妇一看到就抓着我的丝巾勒着我的脖子说:“你这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还让不让人活了,媳妇儿?”

噢,对了,我媳妇是个傲娇,明明那么矮还叫我媳妇啧啧。
       
嗯,回归正题,接着媳妇就拉着我的丝巾【一脸傲娇地】把我拽去了一家店。

“嗯,那里新开了一家店,唔,也不算店啦,是个茶馆,里面很美,人很多,而且,还有你意想不到的惊喜。”

“噢。”回答得挺心不在焉的,因为我觉得没什么意外可以让我惊喜了,除非……

除非我的本命站在我面前或者我的本命cp站在我面前秀我一脸恩爱,再不济把现在买不到的《为龙》或者其他的同人本送给我(・ิϖ・ิ)っ但前两者是不可能哒,后面那种……想想就好啦

↑当时我的心里是坚信这一点的,所以当我在那日杏花微雨【雾】在那来自遥远的露熊家的西伯利亚平原的寒风中站在一家一看就知道老板是个取名废或者这个字言简意赅可以留给路人以想象的空间的名叫“茶”的茶馆面前看到里面那个被几个女孩围着笑得一脸温柔的低马尾男子时我听到了啪啪啪打脸的声音。

——噢,好痛

我不知为何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右脸(๑•ั็ω•็ั๑)

后来我是捂着脸被媳妇拽着丝巾进去的,当时我觉得我一定要学会织围巾,然后织一条像露熊脖子上那条一样长的围巾代替现在我脖子上的那条丝巾——身高差什么的,你们自己体会一下。

我从未想过,我和我爱得死去活来的本命第一次见面会是以我捂着脸弯着腰跟着我媳妇走入茶馆而我本命笑看着我俩的形式。以至于后来每次想起这件事,心里都是崩溃的,堪比领奖时校长叫了半天我们班我却站在台下东张西望不上去后来被老师叫上去的尴尬。

※花痴什么的太丢脸了※

那是一家很安静的很美的茶馆,虽然我去过的茶馆很少,但我觉得,那就是最美的。

茶馆里的桌子椅子书架等主要的装潢都是木头的,嗯看起来很贵的那种木头,上面刻了图案,似乎是龙凤争鸣又或许是古画中的祥云,我不知如何描绘那些雕刻,巧夺天工或许都无法描摹它们的精致。淡淡的清雅的茶香在整个茶馆中轻轻悠悠地飘,飘过每个人都身边 ,飘过那多得难以想象的书架,和着空气中的袅袅青烟,和着缥缈的琴声……

——无法想象的美

匆匆看了一眼茶馆的装潢,我就望向了坐在几个女孩中间的老板。

他此时正坐在一把藤椅上,手捧一杯茶,带着温和的笑容与身旁的人轻声聊天。
       
前面我说过那家茶馆很美对吧,嗯,我收回那句话,在这个男子的面前,什么都不是美了。
       
——噢,看他那琥珀带棕色的眸子,看他那完美的身材,看他那精致的面容,看他那可爱的低马尾,看他那……

——哦哦哦!他望过来了!他笑起来好好看!

我其实算个闷骚的人,所以当我看到那个自带圣光的男子向我望过来并微微一笑时,我的内心尽管万分激动,但脸上绝对很淡定。

好吧,脸是刷地一下热了╮(╯▽╰)╭

接着我就看到他起身对身边的人笑了笑,然后走了过来。
 
wo……c,我觉得我从未这么紧张过。

“要喝点什么?两位小姑娘。”

然后我就听到了他的声音,因为紧张,那时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两杯热奶茶谢谢!”

——噢,我的媳妇真是小天使!

——等……等,这里不是茶馆吗,怎么会有奶茶!?

人的智商总会在紧张的时候下线,就比如我,我觉得当时我一定是带着一脸大写的懵逼被媳妇拉着坐下的。

接着我就看到两杯奶茶放在了我面前。还有带着笑意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两位慢用。”

然后是远去的脚步声。

我不知道我当时有没有说谢谢,反正我只记得我当时只是看着那杯带着清淡的甜香与茶香在小水珠中静静站立的奶茶发呆。

“这家茶馆的老板是不是很帅,媳妇儿”

我媳妇看着发愣的我终于忍不住开口。

我又瞬间红了脸,“嗯”

“因为你喜欢少主,所以一看到这家茶馆的老板就想到带你来了。”媳妇拍拍我的脑袋“媳妇儿,看我对你多好。”

“嗯,你对我真好。”我当时只知道应和。

“哈哈,你承认你是我媳妇儿了!”媳妇表示很开心。

我终于是回过了神,看右手边那一脸快乐的媳妇轻笑“傲娇怎么会是攻呢?”

“切,你才傲娇。”
       
“我怎么可能傲娇!”

“看看,又傲娇了吧”

——噢,心累

※打脸真的很好✔※

奶茶喝了一半时媳妇接了个电话,大概是家里有事吧,她匆匆把奶茶喝得一干二净然后就跟我告别走了。

没了人陪着聊天自然是无聊的,贴吧与LOFTER上追的文还没更新,我也懒得花流量,于是我就在面前的大书架上找找好看的书。

然后,我看到了《为龙》

——啪啪啪!
 
——噢,我的左脸好痛(๑•ั็ω•็ั๑)

※正剧来了✔※

冬日的午后是惬意的,阳光从茶馆的玻璃门外悄悄地溜到指尖,为所有的事物镀上一层金边,暖暖的,让人感动安心与放松。

我不知有多久没有安静地在冬日的阳光下好好地看会儿书了,记得那时年少的我,最爱搬着一个大椅子到阳台上,然后把作业放在上面,坐在小凳子上,边晒太阳边写作业,渴了,倒杯大麦茶喝喝,累了,在阳光的沐浴下睡会儿,多么美好与快乐。

如今那些幸福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或许是自己作孽,将那些温暖的阳光隔绝在厚厚的窗帘之后,然后捧着手机,在一片狼藉的卧室之中在虚拟中寻找温暖,接着浪费了好时光,在夜晚时为自己的懒惰行为悔恨与负责,然后第二天依旧如此,如此循返往复,便将大好的青春荒废了去。

我抬头看看门外的阳光,眯了眯眼睛。

“你似乎很享受这些阳光。”

温和清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微微的笑意。

或许是被这阳光晒昏了头脑,平常总是会看看问话的人再答话的我竟是闭了闭眼然后不加思索地转头对着那人笑了笑,

“当然了,人生苦短,爱的东西,总该早点享受了不是?”

“嗯,很有道理呢。”那人似乎笑了笑。

“当……”我慢慢张开了眼睛。

——卧槽

我敢用一包辣条打赌,当时我的表情肯定是一脸大写的懵逼。

眼前那人就是那我进店是犯花痴的老板,刚刚我还想在这位面前装逼,真是……

我赶紧把剩下的“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吞了进去,紧张地一抖。

“呃……谢谢,夸奖”

嗯多么内敛的一个妹子,但这真的不是我装的,我是一个面对不是很熟悉的人就会手足无措的人,更何况眼前这个帅哥跟自己本命辣么相似,是个人都会紧张的吧。

他笑了笑没说什么,慢慢地抬起手,抿了口茶。

我发现他的手很美,是那种娟秀的美,手指骨节分明,修长而不夸张,皮肤很白,在阳光下显得有些透明的感觉。

“别人都离开了,你为什么不走呢?”他突然开口。

“呃……”我有些尴尬,这是……在送客么?

“不不,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有点好奇,他们都说有点困了,要回家睡觉了,你为什么不……”许是怕我误会,他连忙解释。

“噢,是这样啊”我看着他懊悔的神情,挠挠头,“没事,我也没多想,有可能最近睡多了吧,不怎么困”

“哦。”

他低了头,看着杯中的茶,也不说话了。

气氛有些僵硬了,我看着手中的奶茶,又偷偷看了一眼身旁的老板,我本应该是就这么僵持下去然后离开的,但一看到眼前的男子,不,或许该说是少年——他看起来太年轻了,就想说点什么聊聊天。

“唔,老板,你叫什么名字”终于,我开了口,不过话音刚落就想扇自己一耳光

——什么玩意儿,搞得好像搭讪似的

不过我的话似乎还是有些作用,他好似又回到了我刚进店时的那种状态,抬起头,微笑地说“我姓王,叫我王老板吧,你呢?”

——也不告诉我名

“嗯我名字里有个尘,叫我阿尘就好。”我笑着说。

我看到王老板的微笑似乎有些凝滞。

我敢用我的节操发誓,这真的不是报复。

王老板喝了口茶“阿尘有点奇怪,看你很小的样子,叫你小尘吧。”

“好啊,”我喝了口奶茶,“叫你老王可好?”

咔,我听到了什么碎裂的声音。

——

后来,或许是这个玩笑让我们熟络了起来,那个午后,我们聊了挺多的,最后因为王老板要回家做饭什么的,我们终止了这场聊天。

“那我先走了,拜拜”我拿起包对王老板笑了笑。

“嗯我也要关店了,路上小心”王老板站在洗手池旁说。

“谢谢关心啦!”我挥了挥手,走了出去。

外面天不是很暗,虽然午后的阳光散去了,但还是明亮的,在冬天里,这表示着还不是很晚。

“嗯还早可以走回家,反正不远”

冬日里,路旁只剩些常青树还在傲然挺立,南方的冬天不会下大雪,但是也是很冷,我戴上帽子,转头看看那家茶馆。

王老板正在锁门,他穿得挺单薄的,我真害怕他会感冒,正在犹豫要不要跑过去叫他多穿几件衣服,就看见一个围着一条好长的米色围巾高大男子跑过去抱住了王老板,然后王老板很自然地把那围巾垂下的长得出奇的一端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老子没戴墨镜啊(╯‵□′)╯︵┻━┻

好吧那是另一条围巾。

我转过头不想让眼睛受到伤害。

—————————————tbc———————————————————————————————————————————

首先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mua

(°ー°〃)码了几个小时,好吧露熊连个正面戏都没有。

我知道这章很混乱,我现在整个人都是混乱的_(:_」∠)_